周天勇:眼前最紧迫的是稳定住“生产-就业-收入-消费”链

2022-08-06 06:34 来源:admin 63次

  由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、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主办的2022年第二季度宏观形势分析会于7月23日在北京举行。东北财经大学国民经济工程实验室主任、中央党校(国家行政学院)国际战略研究院原副院长周天勇出席并演讲。

  周天勇表示,目前拉看,经济下行压力的长期原因主要是需求不足的问题,而不是供给、生产能力的原因。“现在最重要的是恢复生产经营,有生产经营才能有工作岗位,有工作岗位才能有工资,有工资才能有消费需求,有消费需求企业才能生产”,周天勇强调,“消费没了企业就垮了,这是一个因果循环。所以,保生产经营,恢复生产经营才能将‘生产-就业-收入-消费’稳定住,恢复国民经济的正常循环”。

  “要警惕消费需求长期不足压力与短期猛烈变化叠加,使经济受到较大的冲击”,他说。

  以下为演讲实录:

  周天勇:刚才,贾康教授提出未来经济增长速度还是有下行压力的,我觉得下行压力长期来看主要是需求不足的问题,而不是供给、生产能力的原因。

  首位的问题是人口增长放缓,但这个已经无法挽回。还有四个问题可以解决:一是户籍体制形成的收入流程扭曲和需求的收缩,只要放开,它肯定有效果;二是土地出让分配流程扭曲,使农民的收入和消费需求受到影响,这通过城乡土地体制改革可以解决。三是以地为本的创业收入和消费需求受到影响,现在外出农民大量因疫情回乡,但是土地要素农民是得不到的,因为管制使他利用土地受到限制,垒个鸡窝都航拍,不能改变土地的使用性质,土地建设指标他得不到,两手空空,农村又没有资金,又没有技术,又没有像城里的创业条件,就是个土地,它和土地要素不能够结合,怎么能与要素组合形成农村创业就业生产能力?所以,这个体制必须得改革。

  另外,高房价转移收入和挤出消费问题,现在已经弱了,但是多种方式供给房屋,还有公租房,低价房还是不足。这四大方面还是影响我们的消费需求,也就是影响增长的可能性边界,如果改革的话还是有可能的,有可能改变还有些不利。

  现在比较麻烦的是,16-24岁的失业率已经到19.3%了,比上个月上升将近1个百分点。现在问题是大学生就业压力,疫情期间外出务工农民回乡,企业关停和生产经营不确定导致减少用工。

  我有一天跟一个企业谈,他说他800人,第一年,第二年,第三年,到现在为止已经裁了300人,他说今年再扛一年,他留了三个亿的储备金,花掉了两个亿,他说今年如果再延续一年的话,他就撑不住了,企业就关停解散了。

  这还是比较大的一个企业。如果小企业更麻烦,他们没有“储备金”这一说,另外我们产业转移一部分,一些投资人和企业躺平和不扩大生产经营,对就业的继续扩张又产生一个不利的方面。所以,这对就业、生产、收入、消费形成一个关联性影响。我们往往在谈就业的时候讲就业,谈生产的时候讲生产,谈消费好像和生产无关,其实不是这样,它是一个关联性的。

  2021年居民消费支出总额占GDP都不到30%,二十九点几,从世界比较的话,大概在50-55%,低得太多了。所以,增长的问题主要是消费需求严重不足,因为生产投资需求是消费需求决定的,消费需求如果受挫就没必要建那么多厂了。

  从调查来看,实际上对于企业和居民都有两个阀值,收入和债务的阀值。我最近跟好多企业和个体工商户聊,生产和服务,它都要人工、场地、流动资金、固定资产,还有装修。他要开个餐馆的话,要支付工资、社保、租金、财务费用,这些都少不了。停止经营,那边还催着还贷。餐馆停一两个月,国企物业还有点儿商量,私企的物业没的商量,他一般不给租金优惠的。所以,经营停顿,发生次数越多,时间越长,包括生产不足,比如需求不旺,都会使投资和经营者这一堆工资、社保、租金利息形成债务堆积。

  一个企业家给我讲有个“债务阀值”,我最关键的时候觉得下次它不会再关了,借了一笔过桥贷款,如果它再给你关几个月那彻底完了,过桥贷款一借和时间长、关停频繁多次,企业就彻底趴下了。所以,欠债到一定阀值,比如工资欠款,社保只说暂缓,没说给你免,租金、财务这些费用欠到一定的阀值,即使再开业,所得到的盈利也无法还本付息。这就是企业无法持续经营而破产的陷阱。

  失业城镇居民要分类,失去工作的困境是不一样的。有存款有资产有父母接济的,只不过在家闲着,别无事生非就行。城镇中从农村升学入职就业的,其子女上学,他还得供养父母,租房按揭还本付息这样的居民,如果失业或者停了5个月的工资,那相当于天塌下来了。特别是失业,就没办法了。银行那边按揭还贷还不了。

  另外,特别是农村到城镇中上学,使家庭借款助学的,现在成家或者单身的人口也很麻烦,而且现在90后和00后这些人大部分都是月月光,他以前没有存款的习惯,突然来了疫情没有工作没有工资了,家里也接济不上,原来父母借款让你上学,还向家里要钱这哪行?这部分人基本陷入恐慌和绝境状态。

  我最近做过这些调研,分类聊,还有虽然是城镇家庭,但是家庭不宽裕,需要自己就业才能生活的青年这部分人也很麻烦。另外,刚刚毕业,家庭无经济依靠的大学生,家里指着你大学毕业赶紧挣钱,最后挣不着钱工作找不到这事儿就很麻烦的,特别是今年。失业、多次失业、长期找不到工作,都会带来群体性生活拮据。

  还有务工农民和大学生毕业回农村的,现在他失去了种地的技能或者回家耕地也没了,农民和大学生回乡只有双手,没有资本要素,他也没什么技术,土地要素不能组合。所以,创业没有土地资本,就业没有产业之路,种粮亏损,种菜微利,这么多人到农村就业需求大,但门路很少。有的撑不住,有的撑一年,还有的陷入贫困生活水平之中。

  我觉得现在我们要看到“因疫贫困”,这要引起警惕。

  创业者和个体户也很困难,小微小本生意经不起多次关停,销售中断和萎缩,首先压垮他们的是租金,然后员工工资和社保,供货欠款。其次是贷款借款企业的利息,利滚利,因为他们一般在银行得不到4.5%利息的贷款,利息都是借到8%甚至12%,关一下也就是十天半月就能解封,借了一笔过桥贷款高利息的,还可以挺过去,你再关一次大多数就会破产。

  怎么办?现在最重要的是恢复生产经营,有生产经营才能有工作岗位,有工作岗位才能有工资,有工资才能有消费需求。有消费需求企业才能生产,它的一个循环链,你关了消费没了企业就垮了,这是一个因果循环。所以,保生产经营,恢复生产经营才能将“生产-就业-收入-消费”稳定住,恢复国民经济的正常循环。要警惕消费需求长期不足压力与短期猛烈变化叠加,使经济受到较大的冲击。

  我觉得现在政府也在调整,不能光防疫,经济不发展也不行。但是我认为还有一些要落实,虽然调整了,落实不了。原来没事儿干的社区、街道,甚至物业都高兴得不得了,这有权了,天天给你堵塞在门口和交通要道上。防疫和经济要双目标双任务,对各级领导应当责任上双压实。

  不能再搞人不出行,物不流动,车不运输。要严禁地方、基层、部门、街道、社区层层加码,不再大面积禁行、限行、封锁、隔离、不再听、停工、关店。还要豁免债务、社保、利息,现在不是降税的问题,借款都不敢借了,也借不起了,现在国家要对债务、社保、利息出台一些政策,你这方面不给它真金白银的帮助,他现在没法过了,鼓励复产并保证供应链不会断。

股民福利来了!十大金股送给你,带你掘金“黄金坑”!点击查看>>

  新浪声明: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,未经演讲者审阅,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梁斌 SF055

推荐阅读